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武极魔圣 第二十五章嘲讽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07:25:30

武极魔圣 第二十五章嘲讽

正当偏房内聊的一片火热,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位绒衣中年男子。

众人顿时停止了交谈,连忙冲着男子道声祝贺。

沈良的心里也霎时明悟了几分,这男子恐怕就是城主大人呼和扎尔了。

而那男子似乎是为了印证沈良的心中所想。拱了拱手,笑着说道“诸位!今日乃是本城主家母寿辰。承蒙关照,感谢诸位放下手中繁忙前来赴宴!“

“城主大人客气了!“

“无碍无碍!“

“……“

呼和扎尔又是笑着说道“宴会马上开始,诸位请随本城主来。“

言罢,众人连道客气,与呼和扎尔一路同行,前往那宴场。

好家伙!那场面可真是热闹啊!

到了目的地,看着眼前的一幕,沈良不禁暗自咋舌。

只见后院一处露天之地,场面大的出奇。到处都是张灯结彩,鞭炮齐鸣,整个宴场充斥在一片红色的海洋。那中央歌舞不断,吹拉弹唱,样样都有。四边摆放着数十张桌子,无数的仆人忙碌地穿梭其中,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众人。几乎来的每一位宾客的脸上都洋溢着浓厚的喜悦。

而那全场的焦点处,较为宽广的高台之上,只放了两张桌子,一张坐满了家眷。一张只坐了三人,呼和扎尔与他的母亲呼和旗,还有一个看起来年仅八九岁的孩童。

在仆人们的带领下,沈敖等人来到一张最为靠前的桌子,与王家宋家共坐一桌。

一时间,气氛着实有些尴尬。别桌都是欢声笑语热闹异常,这一桌却是谁都不说话,静的有些诡异。

这时,那呼和扎尔走下了台阶,冲着沈敖他们敬酒,一边喝着一边笑着道“你们几家有什么恩怨我是管不着,但今日都是我呼和扎尔的客人,可都别乱来啊!“

宋泰连忙笑道“城主大人说笑了。“

沈敖与王羽明也笑着回了一句。

“那就好!可别让我为难啊!哈哈!你们先喝着。“

言罢,呼和扎尔端着酒杯又走到了别桌,开怀畅饮。

“大家都愣着干嘛,喝啊!“宋泰笑呵呵地冲着众人说道。

只见众人也不理他,各顾各的。

那宋泰也不恼,又冲着身边一老者说道“林老,我敬你一杯!“

那林老笑呵呵地道了一句老喽喝不动喽,但还是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。而后也不再说话。

那刚刚稍微有所好转的气氛,再次压抑了下来,只是时而听到沈敖与王羽明的小声交谈。那宋泰见状摇了摇头,乐呵呵地自酌自饮了起来。

沈良总感觉怪怪的,总觉得对面那个少女老是偷看他。待他转过头去,她又自顾自地吃着桌上的美味,完全不理会自己。

难不成这姑娘看出了自己是人中龙凤,万中无一的天才,想勾引自己不成?沈良有些不怀好意地暗想着。关键是一边想还一边附和着自己。这着实有些......太那个了。

“良弟你想什么呢?“王行远突兀的出声问道。

沈良笑了笑,说道“没什么。“

那王行远一脸不信的样子,冲着沈良所看的方向,打量了一会儿,方才小声地打趣道“别看人家姑娘了,你才多大呀,就想着男女之事。“

听了半天的沈云也连声附和的说没错。这让沈良备受打击

沈良刚吃的一口牛肉,差点就喷出来。咳得眼泪都出来了,心中更是一阵发虚。

这都能看得出来?有那么明显么?

王行远信口胡诌的一句话,肯定也是没想到竟然猜中了沈良的心思。然而他当下也没有去多想,便转移了话题。

“听说帝都那边,今天会有人来贺寿。“王行远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小声说道。

“是啊!听说与我们枫城临近的禺城跟陵广城的城主也会前来呢。“沈云也插嘴道。

“听说陛下还会来呢!“

“真的吗?“

沈良与沈云顿时大惊,面露惊异地看着王行远。

“骗你们的,这你们都信啊!“王行远偷笑着说道。

闻言,沈良二人皆是一阵无语。

“行远!切勿乱说话,谨言慎行!“王羽明神色一正,训斥道。

王行远应了一声,悄悄朝沈良二人耸了耸肩。引得二人不禁发笑出声。

“想必这位便是沈家那个号称天才的小少爷,沈良吧?“宋泰忽然出声问道,目光也是和善地看着沈良。

众人闻声一愣,还未等沈敖发话。那沈良自己就聊了起来。

“是我!敢问伯父哪位?“沈良谦逊地问道。

宋泰先是一愣,而后笑道“我乃是宋家家主宋泰!“

“哦~~~~!没听说过!“

噗!王行远刚喝了一口茶水,差点喷了出来。

自己身边的这个良弟可真是牛啊,这话可不是谁都敢说出来的。看了一眼周围众人们呆滞的目光,王行远不禁想发笑。

再看看沈良眨动着可怜兮兮的小眼睛,鼓着嘴,那一脸无辜的样子。可真是欠揍啊!自己明明刚跟他介绍过,转眼就说不认识。不带这样坑人的啊!

只见那宋泰面容顿时一僵,又不好对一个小孩发火,只得忍着气一笑了之。

那沈敖心中大笑一番,也不说话了,静静地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。看看自家这个侄子还能搞出什么花样。

“难道你父亲没跟你说过我吗?“

宋泰这是话里有话啊,表面上是问有没有提起他,话里却是在嘲讽沈良没有教养。

“我父亲跟我说你作甚?“沈良一脸疑惑地看着宋泰,不解地问道。

忍住!一定要忍住!千万不能笑!不能笑!哈哈哈哈!

王行远埋起头,使劲往嘴里塞着吃的。生怕让人看到此时憋的难受的他。其实众人也都憋着笑意,只是没他那么夸张而已。

这良弟打击人可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。太可恶了,真是太可恶了。

人家父亲为啥要跟他说起大人们的事?跟一个小孩有什么好说的?这宋泰可真是有些犯糊涂了,竟跟一个小孩计较这些,这不是自己打脸吗

那宋泰明显是意识到刚刚话语中的漏洞,有些挂不住脸了。脸上已经露出了几分冷意,显然是动了怒。

只是宋泰还没说啥,那宋浪率先破口大骂“臭小子,你妈没教过你对待长辈该是什么态度吗?“

沈良冷冷地看了宋浪一眼,不禁出声道“对不起!我妈死的早!“

噗!!!王行远又喷出一口茶水。好在自己反应够快,全都喷到了桌子底下。

不行不行!忍不住了!这良弟太逗了。太能扯了!

这时,沈敖面色冰冷地看着宋泰,质问道“贤侄这是几个意思?真当我沈家无人了吗?“

宋泰眉头一皱,出声道“浪儿,快跟你沈叔叔道歉!怎么跟你良弟说话呢,今日回去后好好给我反省。“

那宋浪变脸也快,连忙点头又哈腰地道歉“对不住沈叔叔,刚刚是侄儿口无遮拦。侄儿知错了!“

“宋三少要真是那种知错就能改的人物,这枫城中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惨事了。例如东角一处的废弃屋里的那十几个乞丐是怎么死的?”沈良冷笑着说道。

他可没忘就是眼前这衣冠楚楚的禽兽杀了易天的爷爷。

众人心头一震,不禁看向了那宋浪。眼神中有愤怒,也有惊惧。

“小王八蛋,你说话要讲证据!”宋浪怒目而视这沈良,连忙出声否认。

“既然不是你做的,你干嘛那么紧张?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“浪儿,坐下!”宋泰皱着眉头,沉声道。

宋浪闻言,狠狠地瞪了沈良一眼,这才压着火气坐了下来。

“沈家主,还请管好你们自己家的小孩,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沈敖不甘示弱,冷哼一声,笑道“我们自然会教他们不乱说假话。”

沈敖这话的意思是从来就不会说假话,但就是会讲真话。

那宋泰心中气结,但冷哼一声却再也没说话。然后看了那沈良一眼,心中恨意顿时大增!

那宋浪坐回到了位子,心里一阵的咬牙切齿。甚至就连双手在桌子底下因大力紧握,而导致的钻心疼痛都毫无所觉。

这一时间,这宋家父子竟都恨上了沈良,而对那处处与他们不和的沈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。毕竟这沈良也是他们沈家培养的啊。

沈良自然看到了那两双几欲要喷火的眼神,但理都没理,心中颇为解气地磕着瓜子。

王行远暗自打量起身边这个小孩,拍了拍他的肩膀,偷偷地竖起了一根大拇指。对上嘴型“你牛!“

见状,沈良学着他耸了耸肩。无奈地道“他们自找的!“

噗!又是一口茶水喷出。只是始作俑者再也不是王行远,而是宋浪!

宋浪那个气啊,恨不得上前提起他左右开弓,直接抽死眼前这个小孩。

要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,那么沈良早就在宋家父子的眼皮底下,死过了上百次了!

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
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
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
小孩低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