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星光平原的旅者 正文 第七十章 比剑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 12:41:57

星光平原的旅者 正文 第七十章 比剑

入夜,天上月,地下上。

唯有夜色弥漫,烈日光辉里被掩盖的剑的域才会慢慢凸现出来。

楼兰剑域,静修的剑师们周身的域在夜色里绽放出原本的模样,从天上看下去,一处一处,光彩各异,每一位剑师身前的剑都绽放着,撑起一片片域界。

而天上的冷月挥洒清冷的光华,笛子安身前,原本在白天只能看见冰雕莲花剑柄,此时随着夜色弥漫,也渐渐展露真正的模样,一道银白色的光芒从剑柄延伸,直入地面之中,慢慢在夜幕里比变得严实。

而后随着月华如水流淌,四面八方晶莹的光华被吸纳向剑身,慢慢地,剑身的光华如水一样流淌着,在剑柄之下循环。

这就是养剑。

“你有一柄了不得的剑啊。”笛子安闭目凝神着,突然听到身前有人评论,事实上早在冥想之时,笛子安就感觉到了有人接近。在感知之中,那位走近的剑师就如同炽热的火焰一般熊熊燃烧,还未靠近笛子安就感觉到置身火炉旁的烧灼感。

笛子安睁开眼,来人一袭黑袍,系在腰间的剑柄与剑鞘通红一片,在黑夜里散发着炙热的气息。

之前冥想里感知到的就是这把剑的气息吧。笛子安心生明悟。

“剑炉,季方,怎么样,试试剑?”那人说话直白,开门见山,显然对笛子安身前的月华剑有兴趣,笛子安回过头,古青岩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静修,此时也睁开眼,看向这边。

“有兴趣就玩玩,在楼兰剑域很常见,剑师之间的切磋。”

笛子安了然,尚没说什么,倒是那季方语气变了,呼气声似乎也沉重了一点,“清水的古青岩?今天真是好运气。”

古青岩神色未变,笛子安则起身握住了身前的莲花剑柄,“笛子,幻剑,请赐教。”临近的剑师几乎同时心生感应,从入定中苏醒过来,很自觉的为笛子安与季方两人空出舞台,外围地带剑师虽多,但场地也足够广阔,而切磋的剑师往往也有所收敛,大家都是剑修,这点面子也不会不给。

“请。”季方没有多说,在他看来笛子安只是有一把稀罕的剑,夺月华而聚型有点惹人注意,一时间心痒痒的想试试剑,但发现古青岩也在之后季方又改主意了,比起笛子安这种无名小卒,清水的剑子显然更加具有挑战性。

就快速解决眼前这位吧,季方心意已决,长剑出鞘,一时间热浪翻滚,笛子安只觉得眼前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几乎一瞬间,赤红的剑锋已到眼前,笛子安只能下意识将月华剑挡在身前,季方黑袍舞动,嘴角上扬。

挡?你是挡不住的!

只是接触的瞬间,月华剑身就被摧枯拉朽的击穿,笛子安本人更是向后滑了数十步,才堪堪停下下来。

好强大的力气,笛子安只觉手臂隐隐作痛,而季方则愣了愣,只是这样吗?这就将那把月光凝成的剑摧毁了?未免也太中看不中用了吧!季方正欲吐槽一下

,却见四下地上的月光流淌着,向笛子安涌去。

“光在动?”哪怕是季方也不禁喃喃道,而后就看到月光凝聚到笛子安手中的冰雕剑柄上,一把完好无损的月华剑又出现在笛子安手中。

“有两下子,不过也就这样了吧?”季方也没太在意,可以击碎一次就可以击碎更多次,何况对于他来说刚才根本都没用真功夫,而笛子安则摇了摇头,“你中招了哦。”

季方皱起眉头,“说什么大话。”随手一扬,炽烈的剑风扫向笛子安,笛子安只是举剑迎击,但见剑风席卷,月华剑身绽放银白光芒,在一瞬间驱散了夜色,而后,笛子安连同那把月华剑消失在季方面前。

什么鬼,去哪了?季方警惕的将剑横在身前,持防备状,出身剑炉的剑师往往都是直来直往,剑诀也多是大开大合,此时却遇上了笛子安这种诡道剑术。

“在哪?”季方原地转了几圈,四下无人,抬头看了看天上,圆月高悬。

一旁观战的除了古青岩还有不少剑修,此时人多口杂,就有人出声道破玄机,

“别找了嘿,在你脚下。”

季方心里一惊,看下身下,却见原本平滑的石地此时如同水面一般,荡漾着凌凌的波光,怪不得感觉四周明亮了不少,原来地面不知不觉结成了冰,是冰吗?

不对,如果是冰,早就在刚才的剑风里消融,季方对自己的剑气很自信,这是在剑炉锤炼十载的剑气,剑炉弟子,十年铸剑,十年修剑,铸剑先于修剑,所以几乎每一位出身剑炉的剑师自身也是不凡的铸剑师。

那么,是镜子啊!季方终于明悟,而此时镜子之中,除了倒映着天上亘古不变的月轮之外,还站着一个人,并非季方,而是持着月华剑的笛子安!

起手式·剑入明镜。

季方毕竟是出自名门,一时失措之后很快稳住阵脚,不就是镜子吗?一并打碎就是!只见他双脚发力高高跃向空中,而后浑身气血涌动,带着炽烈的剑意,在黑夜里绽放鲜红的火焰。

如天火流星一般自上而下的刺去,季方很自信,这一击能击垮眼前的一切障碍,甚至出剑之时还有些后悔会不会出手太重,但无论如何,这一击是其气势,气血,与剑意顶峰的一剑,若仍是之前的地面,怕是要砸出如陨坑一样的疤痕。

但他刺的不是地面,而是镜面,镜子里的笛子安与他一同出剑,薄如蝉翼的月华剑就从镜子里迎向从天而降的流星。

然后,毫无悬念的,是镜子破碎的声音。

整块镜子在碰撞的瞬间破碎成千百块碎片,但幻境并未消失,如同真的有一面镜子放置的地面自上而下击碎一般,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全部的千百块碎片弹向空中,季方站在无数纷飞的镜片中央,皱了皱眉,身下的土地已经恢复如常,但是这些镜子的碎片……

等等!这,不可能!

季方惊骇的发现,四面八方四散的镜子碎片,每一块之中都站着一位握剑而立的笛子安,四面八方,没有死角。

每一个反射着月华的碎片中的笛子安同时出剑,剑光透出碎片,千百块碎片同时出剑,千百道剑光一齐激射,瞬间就到眉睫。

无从抵挡!无从防御!无从反击!

每一个方向都有一把刺来的剑,根本难辨真假,而刚刚使出天火流星的季方一时也气血不足,难以再度迸发出足够同时击垮这么多道剑光的剑意,于是便迎来了,毫无疑问的落败。

输,输了……季方面如死灰,直到那些碎片再次破碎,成为月光下晶莹的光点,都没能从失败里走出来,如果是输给清水剑子古青岩,自然也就无话可说,可现在却被一位无名小卒击败了,这位剑炉的剑师不禁一时气结。

而笛子安倒是没什么感觉,镜剑诀自己还用的不太熟练,最后那一击只有七处碎片里的剑光是真正的剑光,其他的都是假象。

自己自然还做不到剑入镜中,化身千万那种境界。这门剑诀的确难得,笛子安初次与人比剑,正在消化总结。倒是周围看客,不乏有剑师临近,

“小友,我们过两招?”

“啊,好,请赐教!”而季方则脸色一时青一时白,在笛子安与那位剑师切磋之前,咬了咬牙跑过来,

“笛子是吧!这次是我季某技不如人,但下次输的不会是我!”说罢拱手,转身离去,也不再在楼兰塔域静修,就这般离去。

这人,倒还真是直性子。笛子安没有在意,很快就与新的剑师切磋起来。

……

艾玛医院孕前检查
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国际部预约挂号
徐州牛皮癣治疗方法
天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有效
开封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