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校草制霸录 五十三、条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24:23

校草制霸录 五十三、条件

“什么条件?”葛钧天下意识反问道,旋即觉得有些不妥:“老师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就是,还提什么条件啊!”

惠成泽字斟句酌地说道:“我希望明年你能来经世大学读研究生!如果你觉得读硕士没意思,可以直接以同等学力报考博士,到时候我跟系里商量,给你留个名额。我想,回到校园里认认真真再读三年书,对你、对琼琚都是件好事!”

葛钧天一愣,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条件,旋即又大为感动:“谢谢老师您如此抬爱,学生五内俱感,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感激之情,唯有将来努力学习、投身科研,以报先生厚爱之万一!”

“这么说,你是同意了?”

“呃……如果老师您不介意的话,能不能允许我晚一年再报考?”

惠成泽不禁眉头大皱:“为什么?”

“老师您应该知道,这几年我在淮安附中除了看书自学,主要就是效仿老师,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。但学生易找,天才难寻,尤其是甘做冷板凳的数学天才,这些年下来也不过就发现两个,一个是江水源,不用我多说;另外一个叫张谨,老师您也见过,虽然木讷寡言,但数学天赋不在江水源之下。”

惠成泽道:“就是那个有点口吃的小朋友?我有印象。”

“老师您真是过目不忘!”葛钧天拍了一下马屁,然后接着说道,“但张谨不像江水源那么聪明,什么国语、生物、数学、唱歌都能轻松拿下,他就数学好,其他科目表现平平。如果不走其他途径,高考估计也就能上个普通重点高校。我的意思是好人做到底、送佛送到西,在高考之前尽量多辅导他一下,看看能不能通过竞赛获奖的方式,保送到有数学国家重点学科的高校,免得浪费了他的天分!”

惠成泽沉默片刻后问道:“他参加了今年的数学奥赛吗?”

“参加了,刚获得全省一等奖。”

“那已经有保送资格了。”

“但要想保送数学名校,还有些费劲。”

“那他参加全国决赛是否有戏?”

“不好说。张谨是慢热型的,优势在持之以恒、锲而不舍上,不像江水源那样一听就懂、一点就透。”

惠成泽手指轻轻敲着座椅扶手:“按照惯例,一般都是高二学完高中全部课程,高三全年用来复习备考。要不这样,你让张谨好好准备,如果他能在全国决赛中获得二等奖以上,我拼着这张老脸,去请北平师范大学给他留个名额;如果他没考到,就在北平给他找间重点高中,明年再考,我相信没有哪家中学会拒绝一名全省奥数一等奖的学生的。你也不用再耗在淮安府中,毕竟你也不小了。”

惠成泽这已经不是扶上马送一程了,简直是高铁直接送到目的地,葛钧天还能有什么话说?当下唯有深鞠一躬。

“葛钧天懦夫斯基,你居然还敢回京城?”葛钧天鞠躬未起,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外面响起,然后伴随着高跟鞋急促的“哒、哒、哒”,惠琼琚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。想必是刚才那群学生出去以后,有人去给她通风报信。

葛钧天有些尴尬,惠成泽却先说道:“钧天这次回京,是准备报考经世大学的研究生,所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。你要是有什么消息,可以跟他说说。”

惠琼琚顿时笑靥如春花绚烂,当下一边绕着葛钧天转圈,一边口中啧啧有声:“可以呀,葛钧天懦夫斯基,不声不响就搞了个大

校草制霸录  五十三、条件

!说说看,怎么突然间就洗心革面了?是你教得太差,你们学校把你开了?还是犯了什么事,想躲到学校里避避风头?”

葛钧天感激地看了惠成泽一眼,然后回答道:“我考经世大学的研究生,现在只是个构思,能不能考上还两说呢。”

惠琼琚撇撇嘴:“别人考可能确实很难,你考还有什么问题?无非是看你想不想离开淮安那个安乐窝!”

“什么安乐窝?那就是个驿站,我在那里歇歇脚、整理一下思路而已。”

“是吗?驿站里有年轻漂亮、温柔如水的女老师,还有年少清纯、满脸崇拜的女学生,以及悠闲自在、不愁吃穿的小日子,说不定被绊住了脚步,就把驿站变成家了呢?”

葛钧天有些心虚:“我天天宅在宿舍里看书,除了上课基本不出门,哪认识什么女老师、女同学,惠瓦列夫斯卡娅同志请不要凭空污人清白!”

谁知天算不如人算,话音刚落,他的就在衣兜里便不识抬举地响了起来。拿出,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“黄同媛”三个字。惠琼琚伸头瞥了一眼,冷笑道:“你不是说不认识什么女老师、女同学吗?你的清白呢?你的节操呢?看来人家还挺关心你啊,你刚到京城,马上就跟了过来!”

葛钧天后脊梁上冷汗都冒了出来,急忙辩解道:“这是年级里教生物的老师,找我肯定是有什么大事!”

“哦,是吗?”

“不信我开免提!”葛钧天接通之后,小心翼翼问道:“黄老师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你到京城了吗?旅途还顺利吧?”

惠琼琚在边上冷哼一声,葛钧天感觉自己小心肝都快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,急忙拦住了黄同媛的话筒:“我到了京城,还算顺利。黄老师,你有什么事情请直接说!”

“你有事?”黄同媛似乎感觉到葛钧天的急切,“那我就长话短说,刚接到省里通知,江水源他入闱了全国生物奥赛决赛,年后就会去京城参加比赛!哈哈哈哈,我就说江水源学生物比学数学有前途吧?幸亏当初他没听你忽悠,否则到手的奖项就飞走了!”

葛钧天连声回答道:“是、是、是,你说得对!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江水源要备战决赛,你就别布置那些乱七八糟的作业了,让他专心复习,保证能拿个全国一等奖回来。还有,年后如果我有时间的话,我会陪江水源一起去京城,到时候你这个地头蛇可得好吃好喝好招待。不然回来之后写大字报贴在学校公告栏里,让你没脸见人!”

“好、好、好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没有的话我就挂了。”

黄同媛疑惑道:“你真有事?那好吧,有空我再给你打。”

挂完,惠琼琚嘟着嘴道:“那么着急挂干嘛?慢慢聊呗!你是不是怕我听见什么不该听的?”

“能有什么你不能听的?”葛钧天心里庆幸黄同媛没有胡乱说话,嘴上却非常硬气:“我就说她找我肯定有原因,否则不会平白无故打,结果怎么样?我之所以着急挂,是因为江水源保送的事。刚才我跟老师说过,江水源近来出本专著,有可能会被经世大学国学院看中,所以想请老师出面,提前弄个数学系保送名额,免得夜长梦多。谁知这边葫芦没按下去,那边瓢又起来了!万一年后他参加生物奥赛真得个一等奖,只怕国学院不动手,生物系就该动手了!”

惠琼琚对江水源印象非常深刻,一听说他可能被别的院系挖走,马上忘了女老师那茬儿,抱着惠成泽的胳膊急忙催促道:“那爷爷你赶紧去招生办,一定要把江水源留在数学系!只要江水源在咱们数学系,不敢说将来会取得怎么怎么样的成绩,至少咱们系的平均颜值瞬间要拉高十几个百分点!”

晋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晋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晋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晋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晋中治疗睾丸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