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散装奶大量围城凸显新疆奶业之痛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02:24:30

散装奶大量围城凸显新疆奶业之痛,

入春后,边城乌鲁木齐各处的早市和晚市上,出售散奶的商贩明显增多,仅市中心的人民广场一侧早市上的散奶销售点就有四五处,逐日销量多达500多公斤。在市民愈来愈习惯袋装成品奶的今天,一度被视为不卫生、不安全的散装奶何以大量 围城 ?

1名家在乌鲁木齐县安宁渠镇的卖奶人称,散奶卖得很好,每公斤可以卖到3元钱,而交给加工企业才1

.5元,成本都赚不回来,所以他每天都来赶早市卖自产奶。如此看来,散奶 围城 似乎是奶农逐利而至。

而事实绝非如此简单。新华调查发现

,散奶 围城 映照的正是新疆奶业之痛。奶企的迟疑、奶农的无奈、消费者的疑惑,从中一一可见。

奶企原奶收购量大减奶农收不抵支

虽然每年春节过后的三四月份都是乳品市场的淡季,但今年的市场却显得格外冷清,公司奶业销售下滑厉害,最高时下滑达到30%,现在虽然有所恢复,但远达不到去年同期的水平,这也使得公司的收奶量大幅下滑,目前每天的收奶量为40吨到50吨左右,低于之前的60吨到70吨。 新疆盖瑞乳业媒介经理李彦告知。

乳品市场堕入萧条对奶源、奶农产生直接的影响,奶农的收益迅速下降。在安宁渠镇40户乡农民马玉龙告知,他们家养了两头奶牛,每天产奶30公斤,但由于饲料价格昂贵,奶价太低,前段时间最低甚至到达1.3元,虽然现在上调到1.5元,但还是不足以弥补本钱。40户乡麦趣尔收奶站的周文军也告诉,1.5元的收购价已低于奶农的饲养成本了,很多养奶牛的人由于收益太低

,都把奶牛卖了,他的奶站原来每天能收购5.2吨左右的原奶,但现在每天只收到2吨多,不到原来的一半。

实际上,现在在新疆整个乳品行业,不单单原料奶、液态奶销售困难,奶粉的销售也陷入窘境,不但价格跌至谷底,每吨价格从去年的三万多元跌至目前的1.6万元,而且也销售不出去,盖瑞乳业光在哈密的一个厂积存的奶粉就达到160吨,而全新疆库存的奶粉就到达6000吨,这对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,现在新疆生产奶粉的企业都在亏损经营。

消费者信心下降 挫伤 成品奶

在银行上班的张小姐告诉,她原来一直有喝牛奶的习惯,本来三聚氰胺事件出来后,让她吓了一大跳,但由于新疆产的牛奶一直没有被检测出三聚氰胺,她还一直在喝,但随着春节后连续爆发出蒙牛OMP事件、国际品牌多美滋也含三聚氰胺,她对牛奶再也没有信心,现在改喝豆浆。在乌鲁木齐各大超市,看到,超市里的豆浆机卖得非常火爆,销售人员告诉,现在人们都对牛奶没有信心改喝豆浆了,最少自己做的放心。

新疆佳丽乳业的市场总监卢明明告知,三聚氰胺事件产生后,自治区质监局对全区奶制品生产企业检查工作进行了督查,对70家奶制品生产企业实行驻厂监管均未检出三聚氰胺。因此,三聚氰胺事件对新疆本地的市场影响较小,市场一直都比较正常。

但是,春节过后的2月份,蒙牛、多美滋两个奶业领头羊又相继出现质量风波,使得消费者信心继续受挫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些事件对消费者的影响远大过三聚氰胺事件带来的冲击,新疆市场上的乳品销量急剧下落。

在中国乳品企业堕入低谷之际,一些国际奶业巨头则乘虚而入,抓住机会在中国市场上大幅度降价倾销。新疆盖瑞乳业副总经理李彦涛告诉,国外进口奶粉原来一直在3万元/吨,但进入2009年后,国外奶粉价格急剧降到1.6万元/吨,而新疆是全国最重要的奶源基地,所产的牛奶2/3以上制成奶粉销售内地,由于奶粉生产成本较高,每吨奶运到内地的本钱达1。8万元,远高于进口奶粉价格,国内各乳品企业都纷纭采用国外的奶粉,使得新疆奶粉积压严重,奶粉没人要,新疆奶源的价格就直接往下掉,奶农售奶困难重重。

市场波动伤及行业上下游

奶业市场的急剧波动,不仅严重伤害了这个市场的参与者乳品生产商和奶农,给消费者也带来严重困扰。

卢明明告知,目前的原奶价格对奶农来说是赔钱的,奶农平均每公斤的养奶本钱是1。6元,而目前的市场销售价格奶农没法承受,每天卖奶都会赔钱,致使奶农对畜牧行业,养牛行业产生怀疑

,出现卖牛乃至是杀牛现象,部分奶农被淘汰出市场,但是当市场回复的时候,就会又开始缺奶,这将对市场正常的产销体系产生冲击。

而且,消费者的损失也很严重,卢明明说,由于消费者对牛奶还是有需求的,乌鲁木齐成品奶的消费下落了,但散奶的消费就上升了,这个事情对行业来说是极不健康的。 散奶大量涌入市场,散奶的健康隐患是非常大的,从牛本身来说,是否是病牛,挤的奶是否是当天销售、奶的运输、生产环节、消费环节,都存在着很大的隐患,所有这些将直接影响消费者的身体健康,但目前消费者直觉地认为这种散奶比较信任,由于刚刚产生事情说明正规的企业也不值得信任,因此消费者觉得买散奶也好

,所以就造成这种情况。

李彦也告诉,消费者对乳制品不信任,可以选择不喝牛奶,但婴儿对奶粉的需求是不可能减少的,由于消费者对这个行业的不信任,他只能选择给婴儿的奶粉减量,用其他的物质替换,这样影响婴儿身体的健康成长。

而在这场危机中

,企业受到的冲击更是严重。不单单由于销量下降

,盈利能力减弱,很多奶粉企业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况。而且更是面临着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,面临着如何承当社会,帮助奶农共同度过艰苦时光的压力。

困境中寻求突围

面对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,新疆有关各方正在采取积极行动,以恢复行业 底气 和市场信心。

卢明明告诉,为确保奶源安全,公司采取了订购的方式,要求奶农在饲养上,在环境免疫上,在投入上依照严格的要求进行,尽管成本比别的散养户的本钱要高,但同样奶的质量也会高,而且公司给了一个恒定的收购价,这样就可以减少奶农受行业,市场波动的影响。

而地方政府在这次奶业危机中也采取了积极的救助措施,昌吉州政府率先推出了 企业微利,奶站让利,政府补贴,奶农保本 措施,有效缓解当地奶农倒奶、卖牛现象。政府补贴奶粉企业0.1元/公斤,此项救助措施将一直延续至奶粉市场安稳。哈密政府则要求公务员带头,每个月喝两箱牛奶,限制企业低价收购,以实际行动支持乳业度过寒冬。同时,自治区政府也在计划积极筹建养殖小区,确保原料奶安全,提供2000万元专项贷款帮助奶企收购奶源,向全区中小学生推行学生奶,并给予补贴等。

尽管政府、企业采取种种措施,但很多深层次的问题还有待解决:

首先,新疆乳品企业小而散的局面没有改变,企业过小的规模使得企业在这场大风暴面前显得无能为力,对渠道、奶源的控制均力不从心,处处受制。由于规模较小,无力对研发进行大规模的投入。

其次,产品结构相对单一,现在新疆大部分乳品企业用的是百利包,保质期40多天,销售范围不超过500公里,非常影响其市场销售,所以只能生产干奶酪,制约新疆乳企的做大,企业的竞争也只能局限在当地市场。而如果能采用利乐包,保质期将可以长达半年,市场范围可以扩大到全国,乃至包括中亚五国,这将能显着增强新疆乳业的竞争力。

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些
福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浮山县人民医院
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
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