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凌天战尊 第1571章 最是无情帝皇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8:56:05

凌天战尊 第1571章 最是无情帝皇家

“没想到卓二少爷也知道‘魔纹’,看来,航少爷身上的魔纹,卓二少爷你也知道是如何来的了?”

听完司徒卓的传音,段凌天深深的看了司徒卓一眼,继而饶有深意的说道。╇.

这一次,段凌天没有传音,而是直接说出来。

而就在这时,司徒侯的目光,也是变得凌厉起来,直勾勾盯着司徒卓,似乎想要看司徒卓是否会承认一般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什么魔纹不魔纹的,我从没听说过。”

司徒卓没想到段凌天会直接说出来,顿时也是有些恼羞成怒,不过却也是不敢表现出来,装疯卖傻的说道。

“卓二少爷不知道魔纹?这倒是稀奇了……刚才,分明是你自己跟我提起魔纹,还让我袖手旁观。如此看来,却是我猜错了?”

段凌天笑道。

“你别血口喷人!”

察觉到司徒侯那愈凌厉的目光,司徒卓脸色一沉,目露凶光的盯着段凌天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是何居心?竟然想要离间我和航哥!”

“血口喷人?”

段凌天笑了,“卓二少爷,你口口声声说我血口喷人……要不然,你我各自立下雷罚誓约,看是谁在学口喷人?”

段凌天一边说着,一边抬起手来,就准备捏破手指,以血为媒,立下雷罚誓约。∧≮.╊┼.╇c┼om

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让我和你对立雷罚誓约!”

司徒卓目光深处闪过一丝惊慌,但表面上却是依旧强势,冷笑一声后,甚至于没有和司徒侯打上一声招呼,就准备带着身后的鬼面人离开。

而就在这时,仿佛一阵风吹过,司徒侯消失在原地。

再次出现,已是拦在了司徒卓和鬼面人的去路上。

“候长老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司徒卓皱眉说道。

“我倒是觉得,你们可以各自立下雷罚誓约……这样一来,你们也可以各自证明自己的清白,不是吗?”

司徒侯淡淡说道。

司徒卓闻言,脸色微沉,“候长老,他算什么东西,也配和我对立雷罚誓约?别忘了,这里是司徒家,你老人家不会是想要偏帮一个外人吧?”

“没什么偏帮不偏帮,即便是帮,我也是在帮你,给你机会洗清你的嫌疑。”

司徒侯继续说道。

而就在司徒卓脸色愈阴沉,无言以对的同时,司徒侯却又是有了动作。

只见他转眼绕过司徒卓,直接对司徒卓身后的鬼面人出手

凌天战尊  第1571章 最是无情帝皇家

,圣境强者的气势,如黑云压城一般席卷向鬼面人,让得毫无准备的鬼面人也是脸色大变。

鬼面人的实力虽然不错,甚至于已至‘半步圣境’,但毕竟是没有突破到‘圣境’,跟圣境强者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。≧≤≠.┼

面对来势汹汹的司徒侯,鬼面人不敢怠慢,手段尽出,毫无保留。

开什么玩笑!

对他而言,在圣境强者面前有所保留,那就是在自寻死路。

不过,也正因如此,鬼面人暴露了他是‘魔修’的事实。

在鬼面人展现出属于魔修的力量之时,立在一旁的段凌天,也是可以清晰的察觉到纳戒内‘封魔碑’的蠢蠢欲动。

段凌天直接无视它,因为现在根本轮不到他出手。

“果然是魔修!”

在现鬼面人是魔修以后,司徒侯冷笑一声,浑身上下升腾而起的气势,也是愈的强盛,明显是动真格的了。

司徒卓脸色大变,慌乱之下,捏碎了一枚玉简。

玉简破灭之后,一道快到极致的流光横空而过,宛如六星一般,昙花一现,一闪而逝。

“铭刻了‘示警圣纹’的玉简?”

段凌天眉头一挑,他对于这种玉简并不陌生,当初还在月耀宗的时候,参与那‘狩猎考核’,他便也得到了一枚类似的玉简。

不过,跟他当时拿到的那枚玉简比起来,司徒卓的这枚玉简明显更加高级。≤.┮╇.┼c╳o┯m

最少,他捏碎玉简示警,就连司徒侯这个圣境强者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当然,这也有司徒侯的注意力没在他身上的原因。

司徒侯得知鬼面人是魔修以后,再次出手,也是再无保留,反掌之间,轻而易举的将鬼面人轰杀。

“司徒卓,你竟敢勾结魔修残害族兄!”

杀死鬼面人以后,司徒侯目光森然的看向司徒卓,声音冰冷至极。

“候长老,我并不知道他是魔修。”

即便到了这个时候,司徒卓还是保持着镇定,淡淡说道。

“不知道他是魔修?”

司徒侯冷笑,“这些话,你还是留着跟执法长老说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司徒侯上前一步,就准备抓住司徒卓,将其带去执法堂。

而就在这时,又是一阵风吹过,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,赫然出现在司徒卓的身前,一脸平静的看向眼前的司徒侯,“候长老,却不知我儿犯了什么过错,你要将他带去找执法长老。”

“司徒明,你生的好儿子!”

看到中年男子出现,司徒侯不由皱起眉头,随即冷哼道:“今日,无论如何,我都要将他带去执法堂……勾结魔修,残害族兄,这罪名可不小!”

“司徒明?”

段凌天听到司徒侯对中年男子的称呼,也是不由多看了他一眼。≈∧∈≤≠.╋┯.╊

司徒明,这个名字在他来司徒家之前也听说过,是司徒家的二爷,在司徒家的地位,只在家主‘司徒昊’和三个太上长老之下,同时也是一位圣境强者。

司徒侯话音一落,便又去抓司徒卓。

这一次,司徒明没有阻拦,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。

在司徒侯带着司徒卓离去的时候,他转过头来,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以后,方才跟上了司徒侯,一起前往司徒家的‘执法堂’。

“这个司徒明,不是简单的人物……候长老这一去,怕是未必能奈何司徒卓。”

段凌天暗道。

而结果也正如段凌天所猜的一般,司徒卓虽然受到了处罚,却也只是在执法堂面壁三个月的处罚。

“怎么会罚得这么轻?”

段凌天对此感到疑惑。

“司徒卓一口咬定,他之前并不知道那个鬼面人是魔修……另外,他将魔纹的事,全部推到那个被我杀死的魔修身上,说魔修铭刻‘魔纹’一事,他并不知情。所以,执法堂只给了他一个结交魔修的罪名。”

司徒侯沉声说道,眉宇间夹杂着几分不甘。

“应该让他立下雷罚誓约证明他的清白……我想,他肯定不敢立下那样的雷罚誓约。既然不敢,那他就是幕后黑手。”

段凌天说道,他倒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好解决。

“没那么简单。”

司徒侯苦笑摇头。

紧接着,段凌天也从司徒侯的口中得知了‘原因’。

原来,司徒家也并非铁板一块。

司徒家,明面上虽说以家主‘司徒昊’为尊,但实际上,却是有近半家族高层,暗地里唯司徒家二爷‘司徒明’马是瞻。

这样一来,司徒家也就出现了两大派系。

另外,司徒家有五个圣境强者,除了司徒昊和司徒明以外,还剩下三个。

司徒侯是其中一个,他是站在司徒昊这边的。

而另外两个圣境强者中的其中一人,却是站在司徒明那边。

至于最后的一人,却是保持着中立。

而保持着中立的那人,也是司徒家的第一强者,是司徒家辈分最高的存在,比司徒侯这个比司徒昊高一辈的人还要高一辈,被司徒家的人称之为‘老祖宗’。

按照司徒侯的话来说,司徒家的那位‘老祖宗’,已经很多年没有露过面了。

上一次露面,还是在司徒昊继承家主之位的时候。

“没想到司徒家的情况这么复杂……如此说来,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?”

段凌天问道。

“小航毕竟没有出事,也只能不了了之……司徒家看似风光,实则却是内忧外患,便是家主,也不敢轻易和司徒明那一脉闹翻。一旦闹翻,必然会动摇司徒家的根基,也会让外敌有可趁之机。”

司徒侯叹道,他虽然不甘心,却也没有办法,毕竟这是大势所趋。

“外敌?司徒家的背后不是扶风国皇室吗?”

段凌天皱眉,“难道还有人敢无视皇室,和司徒家作对?”

“皇室?”

司徒侯闻言,却是摇了摇头,“且不说‘最是无情帝皇家’,便是我们司徒家和皇室之间的关系,也只是系于‘丽贵妃’一人的身上。而敢和我们司徒家作对的势力,或多或少也和皇室有类似的联系,有些和皇室的联系比之我们司徒家还要更加密切。”

“我们这些家族的明争暗斗,其实皇室也是默认了的……甚至于,皇室更担心我们和平相处。也许,什么时候我们真的和平相处了,皇室还会有意挑起我们的矛盾。”

说到后来,司徒侯叹了口气。

段凌天点头,这个他倒是可以理解。

扶风国皇室,自然是不希望下面的那些七流势力和平共处,因为一旦和平共处,那些七流势力无疑会崛起得很快,最后甚至于可能会威胁到皇室的地位。

为了消除这种威胁,皇室自然是乐得看下面的‘小鬼’打架。

成都治疗妇科费用
云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山西治疗白癜风医院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专家简介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就诊时间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